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六合神话论坛 >

四个西北“奇男子”本身就是“新鲜的花儿”

发布日期:2019-06-28 05:17   来源:未知   阅读:

  设想当你看到一部纪录片的主题是记录四位黄河沿岸的民间艺人和一位民族摇滚乐手,脑海里闪过的内容一定有以下这些——民间艺术的生存艰难、传承困境及他们对艺术的执著,或许还有自媒体对民间艺术传播的助力、摇滚乐手对于民间音乐的“翻译”。最近上映的音乐纪录电影《大河唱》,不到100分钟的成片里这些全都有。

  影片的实体内容以民族摇滚乐手苏阳和他的团队在录歌时发生理念冲突开场,以苏阳的采风为线索,串起陕北说书艺人刘世凯、甘肃环县道情皮影班主魏宗富、宁夏西海固花儿歌手马风山和宁夏银川民营秦腔剧团团长张进来的故事。

  每个人的故事并不独立成章,而是穿插剪辑,一开始很难看出明晰的时间逻辑或者事件逻辑。直到影片过半,被拍摄对象通过电视观看苏阳在某个春晚上的表演,刘世凯闺女发生了从身披嫁衣到因为怀孕而大腹便便的形象变化,他本人口述从二月一直病到初夏,才能大概捋出条时间的主轴。还是到了影片过半,才明显出现了从落雪到田野新绿、梨花盛开的物候变迁,而最后主体内容结束于一片麦浪的前景,后景是两台大塔吊在作业。联想到影片第一个镜头是航拍的没到凌汛、一片冰封的黄河,以及最后出字幕时背景中的大河静流,时间主线再被强调,也暗示了春种秋收的文明为城市建设所冲击,颇具匠心。但前半段叙述过于跳跃,整体剪辑过于零碎。

  比如有一段表现了马风山和一群戴头巾的回族妇女在野外极其熟稔地通过演唱花儿传情达意,接着转到苏阳和团队到哈佛大学进行其取材于此的演唱和座谈。研究者提出他不够“花儿”不够本土,苏阳表示自己不能原汁原味儿照搬,可是并没有在此前此后呈现苏阳当时唱的花儿究竟是什么样的,没有给观众判断的余地,也没有解释苏阳不能照搬的原因。反而是在隔若干片段之后呈现了苏阳和他的乐队在国外音乐节演出他自己创作的民谣《贤良》时台下热烈的反应,仿佛在回应之前的质疑。影片中许多苏阳团队在国内外音乐会演出的现场和现场反应,大概是要反复、加强表达对苏阳艺术的肯定所作的“议程设置”。

  除了苏阳,刘世凯的故事也在影片中占据了相当多的篇幅。他甫一出场,到北京演出却忘记带三弦,三句两句把苏阳诓得以为是自己让他别带,一个油滑的民间艺人的人设就此确立,并且在后面通过他为妻子迁坟占了别人家的地,却让自己儿子给人磕头来化解矛盾等丰富的细节不断强化。本片详细地记录了他女儿出嫁时的民俗,他生病请巫医、请人算命的举动,以及谈论作为鳏夫想续弦的心态和给两任妻子迁坟的全过程,人物线十分清晰,但唯独留给艺术的空间十分吝啬。除了一出场的几句边弹边唱,以及故事快结束时的几句打板说书,他并没更多的展示。当然观看,或者说窥视也可以成为动机。一个穷苦且事业运不旺、异性缘不佳的西北老头,狡黠与愚昧并存,本身对于学院派的主创来说就是“新鲜的花儿”,也可以从其身上闻到“刺骨的香味儿”。因为不曾充分展现刘世凯的艺术及艺术的受欢迎程度、他的热爱和为此付出的努力,所以也难以解释他如此穷苦潦倒却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

  一个多小时的影片体量有五位传主,留给每一个人的时间就十分有限,所以皮影戏班主的段落只能以一句老折子戏大多失传带过,而将更多的镜头留给他们到上海给儿童进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演出。本片所有涉及的剧目名称没有在表演片段用字幕给出,而仅在片尾字幕列出。也许主创并不期待观众了解,或者从本片开始了解这几种艺术,只需要获得民间艺术生存艰难但是作为再创作的源泉又是那么丰沛的印象即可。

  当然忠实记录本身也会产生价值。片中秦腔演出通过火彩表现《封神演义》中“炮烙”一幕,新戏台开台时跳加官、杀鸡祭台的场景,业余剧团演员临时打算跑路、和班主博弈的过程,请戏祈雨、雨下了就没人看戏的矛盾,都十分可观。这些片段足够呈现民间艺术的野性蓬勃及民间艺人的困境求生,因此班主太太嫌收入少和班主闹情绪罢演,也显得更加可亲可信。

  同样以黄河沿岸民间艺术为主要拍摄对象,十多年前中央电视台曾推出过21集戏曲文化专题片《黄河戏话》,详细介绍了从源头青海的《格萨尔王》史诗到入海口山东的琴书、东路梆子,老老实实一个剧种一些传承人地讲下来,更好地展现了沿岸艺术的参差多态和母亲河对艺术的滋养。戏以人传,《黄河戏话》是记录“戏”,而《大河唱》更关注“人”。

  一直在地方巡演的秦腔、献艺京沪的皮影戏和通过快手传播的花儿,卖惨不卖派戏的陕北说书和主要卖派戏兼卖惨的秦腔,从事原生艺术的四个人和改良再创作的苏阳,《大河唱》设置这三个对照组,结构不可谓不精巧,物种不可谓不多样。再加上不时通过明信片式空镜头所描绘的西北风光,观众观影的基本期待都能满足。野心够“大”,“河”岸风光够多,“唱”却反而边缘化了,这本就是戏曲曲艺乃至民间音乐的现状。

Power by DedeCms